华夏博客

1930年代 一位飞行员飞遍全中国 航拍万里河山(图)

1936年8月,卡斯特尔结束了在中国的工作,返回德国。在他的摄影集《中国飞行》最后,他有这样一段话:“从我到达中国的那一天至今,眼前的这片土地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而在今后,它又将又如何翻天覆地的改变,让人难以想象。我坚信,我们为中国航空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白费。在今后也许更长的时间里,它终将慢慢显露出对这个古老庞大国家的影响力。”图为卡斯特尔使用过的莱卡2系列相机。

卡斯特尔来到中国时,欧亚公司的第二条远距离航线已经投入运营。图为卡斯特尔拍摄的贺兰山脚下的西夏陵,拍摄高度50米。

这条航线从上海经南京飞往洛阳,然后途经西安、兰州、哈密、乌鲁木齐,最终抵达位于中俄蒙边境的塔城。图为他拍摄的阿拉善沙漠傍晚景色。

这也是卡斯特尔执行首次飞行任务的航线。当时在中国飞行非常具有挑战性。除了路途遥远、飞行时间长以外,飞行员本身对途经地区的地形地貌的了解微乎其微。图为兰州以北约100公里处的甘肃黄土山区。

那些有限的地图资料只标注了大山大河的位置,在飞行过程中只能作为参考。图为卡斯特尔在瓦赫吉尔山口以东20公里处,从6200米高空向南远眺海拔近8000米的昆仑山。

 

飞行员必须自行判断飞行路线,并独自解决所有突发事件。图为卡斯特尔的飞机飞越昆仑山脉。

在卡斯特尔的初次飞行中,连绵不断的高山让他吃足了苦头,险情层出不穷,最后不得不因燃料告罄而迫降。图为寺庙之城鄂尔多斯。鄂尔多斯位于黄河北湾的草原上,这是市中心的喇嘛庙。

“从那时起,我时刻保持谨慎,我懂得鲁莽必将一事无成。”这种小心谨慎,使他在此后多次的紧急迫降中保持清醒,幸免于难。”图为他拍摄的甘肃黄土梯田。

 

卡斯特尔手中的相机与驾驶的飞机形成了完美的组合。照片中部黑色的右斜线为郑州-洛阳铁路。

他的航拍照片中,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当时地形地貌等自然景观的记录。这部分图片大多是在1000米至2500米的高空采用中长焦镜头拍摄。图为河南潼关以南地区黄土高原水土流失严重。前景处可见村庄。

画面展现的多为绵延的山脉、无边的沙漠、小小的村落、整齐的驼队、成群的野马等自然景观。由于多数照片没有把地平线摄入镜头作为参照物,画面中的线条向四周无限远地延伸开去,画面的线条较为抽象,拍摄者的主观印象比较强烈。图为从东往西俯瞰河南洛河洪水。河南水土流失最严重地区的一个村庄。

空中俯瞰彻底改变了人们对整个空间认知的视角,地面上的一切是如此渺小,而天空则变得触手可及。图为河南窑洞民居。窑洞一般是10至15米深的方形木构建筑,房间部分向地下开凿而成,冬暖夏凉

斯特尔在中国的多次飞行中,用他手中的莱卡相机留存了许多独一无二的珍贵影像。图为夏收后的安徽北部某村庄。打谷开始了,排列整齐的石磨在牲口的拉动下将粮食磨成面粉。

从南方的广东到西北的内蒙地区,从摩登都市上海到人迹罕至的高山……这些航拍照片展现了当年中国许多地方的独特风貌。图为长江-衡州-滨州公路以及滨州以北的村镇集市。

卡斯特尔当时使用的是莱卡公司问世不久的莱卡2系列相机,它采用从左向右的卷帘式快门:“因为驾驶员的座位位于机舱左侧,我只能透过左侧的窗户进行拍摄。图为四川南部的山坡被无数的稻田覆盖,拍摄时所有的稻田都灌满了水。

这刚好使得快门的卷帘方向与被摄物体移动的方向相反。因此尽管飞机低空飞行时速高达200公里,1/200秒的曝光速度足以满足拍摄需求。四川广元。

卡斯特尔曾生动地回忆起他在成都的一次惊险降落。当时整个Ju52飞机的起落架都陷进了泥地里。卡斯特尔自南向北拍摄。

在没有任何现代化机械设备辅助的情况下,将重达8吨的机身从烂泥中拖出来十分困难。图为广东和湖南交界处的山脉在这里变得平坦,形成大面积的稻田。丛林覆盖的山丘和村庄如同小岛点缀其间。

卡斯特尔将主意打到了当地耕地的水牛身上。他大约需要10头水牛。为此,卡斯特尔和他的机械师花了两天的时间,才说服水牛的主人们。“图为湖南南部稻田。钱塘江大潮。

他们无一例外地相信,此项工作会给水牛带来伤害,为此我们付出了极大的耐心。”卡斯特尔将水牛们两头一组拴在了机身上,让它们各自的主人在旁边下命令。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。“这些水牛们和他们的主人们一样保守——几百年来它们都是拉犁的,哪有要它们来拉飞机的道理?”几个小时的尝试后,水牛们仍然拒绝往一个方向使力,最终绳索断裂,机身几乎纹丝未动。旁观的村民们哄然大笑。图为流经四川广元的嘉陵江。广西喀斯特地貌。

 

图为河南洪水肆虐后的河南郾城。大部分房屋被毁。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华夏博客 » 1930年代 一位飞行员飞遍全中国 航拍万里河山(图)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